中国法院如何认定垄断纠纷中仲裁条款的效力

中国的《反垄断法》、《民事诉讼法》以及《仲裁法》中并没有明确排除以仲裁方式解决此类纠纷,而仲裁因其具有较强的保密性、弹性化的裁判依据以及一裁终局等特点,更能符合商事领域注重保密、效率以及商业惯例的需求。因此,约定仲裁在垄断纠纷领域的实际运用情况,对于市场主体具有极其重要的意义,也体现着不同时机市场环境的风险和机遇。我们将通过介绍相关案例,分析中国法院对垄断纠纷中仲裁条款的效力认定是否合理。 Read more

中国法院首次在知识产权案件认可计时收费方式计算律师费

最近中国法院在一起知识产权侵权案中支持了100万人民币的律师费,这也是该法院首次在判决书中以计时收费计算律师费,并同时首次确认了三项律师费赔偿审查原则。今天,我们通过介绍该案,来分析法院如何在具体个案中支持原告合理支出的律师费。 Read more

文化部禁止道具抽奖会影响游戏公司收入吗?

近日,文化部下发了《文化部关于规范网络游戏运营加强事中事后监管工作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将于明年5月生效。《通知》中涉及的政策比较多,本文将仅讨论新政策中对游戏公司收入最具杀伤力的禁止付费道具及增值服务抽奖(以下简称 “道具抽奖”)的政策会不会影响游戏公司收入的问题。 Read more

以非使用为目的注册商标并进行恶意诉讼是否受到保护?

uniqlo 在商标申请人申请注册大量商标,而不以使用为目的,具有明显的恶意的情况下,其商标维权活动会因此受到相应的限制,其所提出的赔偿请求可能会不被法院支持。 Read more

“共存协议”在商标申请中的作用

%e5%be%ae%e5%8d%9a根据中国商标法律法规的规定,申请人无法在同一种商品或者类似商品上申请与他人已经注册的商标相同或者近似的商标,但是如果申请人与已注册商标的权利人达成“共存协议”的,则有可能申请成功。 Read more

怎样认定股东对知识产权侵权承担连带责任?

公司股东的有限责任体现在其是以出资额为限对公司承担责任,而公司法人独立人格地位体现在公司是以其全部资产对外承担责任。尽管如此,但对于长期以侵犯知识产权为业的公司,股东是否需要承担连带责任?司法实践中,法院一般不会判决股东承担连带责任。但是,今天,我们将介绍一起以股东对知识产权侵权承担连带责任的成功案例,与读者分享。 Read more

员工违反竞业限制义务,新用人单位是否构成侵权?

员工违反竞业限制义务,到与原用人单位有竞争关系的新用人单位处工作,原用人单位除要求员工承担违约责任外,能否要求新用人单位承担侵权责任?结合中国法律的相关规定,我们通过一则案例简要评述一下。 Read more

“盖璞内衣”是具有“不良影响”的商标吗?

商标局对于申请商标本身所具有的“不良影响”因素的审查越发严格,甚至已经用“滥用”之嫌,近日,最高院针对“盖璞内衣”的判决,就纠正了该现象,分享如下: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