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商标法》对“代理人抢注”新规定的分析

根据最新的新闻报道显示,截至2014年6月,我国的商标申请量已经累计超过1400万件,这自然是显示了我国经济的飞速发展,国内乃至全球的大小品牌都需要在我国申请商标来谋求品牌保护。但不可否认的是,这其中也有不小部分的商标从注册伊始,就有着“不良动机”,即是抢注他人商标。而又有一大部分抢注者,本身就是与商标原始权利人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于是便催生出了《商标法》(2001修订版)的15条,即“代理人不得恶意抢注”的条款。而在于今年5月开始实施的新《商标法》中,立法部门对于15条又进行了补充规定。本文就将探讨新法对于该条的修改以及修改后的适用问题,与读者分享:

一、新《商标法》15条的修改内容

原《商标法》15条规定:未经授权,代理人或者代表人以自己的名义将被代理人或者被代表人的商标进行注册,被代理人或者被代表人提出异议的,不予注册并禁止使用。目前实施的新《商标法》在原法的基础上,进一步补充规定:“就同一种商品或者类似商品申请注册的商标与他人在先使用的未注册商标相同或者近似,申请人与该他人具有前款规定以外的合同、业务往来关系或者其他关系而明知该他人商标存在,该他人提出异议的,不予注册”。其主要的意义在于:

1、将“合同关系”提升至法律层面并扩大范围

根据2010年发布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授权确权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意见》规定,最高院已经将原《商标法》15条的代理人扩大至“经销、代理等销售代理关系意义上的代理人、代表人未经授权,以自己的名义将被代理人或者被代表人商标进行注册的,人民法院应当认定属于代理人、代表人抢注被代理人、被代表人商标的行为。”此次新《商标法》的颁布,是将原来的司法解释直接上升到了法律层面,同时扩大了原有的范围,即规定为广义的“合同、业务往来”,而不仅仅限于“销售代理关系”。

    2、增加“其他关系”的兜底条款

实践中,往往很多抢注者与商标权人没有直接的“合同或业务往来”,给商标权人的举证造成困难,此处的兜底条款就有助于商标权在没有直接证据的情况下,维护自己的权益。关于“其他关系”的讨论,下文会进行详尽的阐述。

二、新《商标法》15条的保护范围以及与32条的区别

新《商标法》15条的新增内容客观上扩大了对商标权人的保护,但短短数字,并未明确所有的判断标准,如下:

1、“明知”是否包括“应知”

对于新增的“合同、业务往来关系或者其他关系”的抢注者,新《商标法》还为其设置了一个前提,即“明知”该商标的存在。这在原《商标法》的司法解释中并未体现,因为原《商标法》的司法解释仅限于“销售代理”,既然作为销售者,显然是对其产品的商标是“明知的”。

现新《商标法》已经将抢注者范围扩大到了广义的“合同关系”,而实践中,并不是所有合同都与被抢注的商标有关,故为其设置了“明知”的前提。但是,新《商标法》并未确定“明知”是否包含“应知”,因为对于商标权人来说,如果没有其他证据证明抢注者接触过商标,但通过其他间接证据以及常理判断,抢注者必然是知晓的,自然也应当纳入保护范围。这有待最高院出台司法解释予以明确。

2、 如何理解“其他关系”以及与32条适用的区别

如前所述,新《商标法》15条将“其他关系”作为兜底条款来遏制抢注现象,但并未明确所谓“其他关系”的具体所指,如“同处一个行业”的竞争关系是否属于“其他关系”?“同处一个地区”是否属于“其他关系”?

笔者认为,上述由于客观因素(如同处一个行业、同处一个地区)都属于新《商标法》15条的“其他关系”。因为,从15条的立法本意来看,就是为了遏制“接触”过商标的人抢注商标,而这种“接触”是指“合同、代理”等行为产生的“主动人为性的接触”,即抢注者的注册唯一动机就是抢注,有极强的恶意,故适用该条时,不需要考虑商标本身的知名度。

而如果将“同处一个行业”、“同处一个地区”等纳入“其他关系”,等于无故扩大了该条的保护范围,同时也架空了新《商标法》32条的后半款,即“也不得以不正当手段抢先注册他人已经使用并有一定影响的商标”,而该条与15条最大的区别就是:适用32条时,需要考虑商标本身的知名度。

本文作者:骆彦劼,上海大邦律师事务所律师;游云庭,上海大邦律师事务合伙人,知识产权律师。电话:8621-52134900,Email: yytbest@gmail.com,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更多精彩知识产权法律内容,请访问:www.legalservice.cn(中文)www.chinaiplawyer.com(英文)。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