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法院为什么保护违反GPL软件协议的行为?

中国《著作权法》和《计算机软件保护条例》并没有对开源软件进行规定,在2011年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一审、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终审判决的一起案件中,两审法院虽然都认定开源协议有效,但仍然支持违反GNU GPL协议,没有公开其新增的软件源代码的原告方未公开的源代码享有著作权。我们认为,本案一方面显示了中国法院的实用主义特点,另一方面,也显示了开源软件组织有必要进入中国维护开源软件的权利。

案件概要:

在一起由离职引发的软件著作权侵权案中,原告向法院起诉被告软件著作权侵权,理由是被告从原告公司离职后,在其新开设的公司继续使用原告公司的软件为客户制作网站程序,被告抗辩称,原告的软件是基于GNU GPL协议的开源软件DNN 修改的,根据GNU GPL协议,原告应当公开其软件源代码,并且任何人都有权利使用这些软件代码,因此,被告不构成侵权。法院,查明,原告的软件确实是基于GNU GPL协议的开源软件DNN 修改而成,但最终判决,原告未开放的源代码著作权受法律保护,被告构成侵权。

法院的判决理由:1、开源协议是开源软件的发布者和使用者之间的真实意思表示,内容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禁止性规定,合法有效。使用者不遵守开源协议,属于违约行为。如开源软件的发布者主张合同权利,使用者应当承担相应的合同责任。

2、原告的软件含有独创性的内容,是在开源软件、商业软件基础上进行修改等后续开发,属于对原创作品的演绎行为。演绎过程需要付出独创性的劳动,不仅产生了新的作品,而且把新作品和原作品有机结合起来,使之运行并实现软件的功能,构成了新的演绎作品。独创性的软件内容属于著作权法规定的作品,著作权人有权许可或禁止他人使用。

3、原告的软件是在开源软件、商业软件基础上再创作形成的新软件,再创作过程未取得原作品著作权人的充分授权,属于著作权法理论上的“非法演绎作品”。在原作品基础上进一步演绎创作新作品,应取得原作品著作权人许可,否则即构成对原作品著作权人的违约或侵权,原作品著作权人有权提起违约或侵权之诉。

但“非法演绎作品”是新作品,除原作品的独创性外,还包括了再创作过程形成的独创性作品。应区别看待“非法演绎作品”创作过程中的违法行为和创作过程中的独创性劳动,而不应将两者混为一谈。如因其创作过程的违法性而否定独创性,则将使其著作权人难以制裁“非法演绎作品”的下游侵权行为,以致放纵侵权行为发展。当“非法演绎作品”遭遇侵权时,应当允许演绎作品的著作权人提起侵权之诉并获取赔偿,以保护著作权人的独创性劳动,制止下游侵权行为,实现利益平衡和公平正义。

二审法院认同了一审法院的观点:“原告软件本身虽然是非法演绎作品,但其本身仍是创作活动的产物,原告付出了创造性劳动,原告对于软件享有著作权,有权禁止他人使用。被告关于原告软件应遵循GPL协议成为开源代码,任何使用该软件的第三方均不构成侵权的主张,本院不予支持。

律师观点:

一、本案显示了中国法院的实用主义特点。从逻辑上,法院的观点是不成立的,既然法院承认开源软件协议是有效的,那么使用开源软件开发软件者就应当遵守协议的规定,如果不遵守开源协议,其软件就不应当受到法律保护。这个判决的影响在于,实际法院认同不遵守开源软件协议者的软件受著作权法保护,相当于鼓励违约者和侵权者,显然不利于开源软件的保护。

我们认为,法院这样做的原因还是出于实用主义考虑,目前90%以上的开源软件代码是国外开发者贡献,中国公司贡献很少,因此,不保护开源软件对国内产业影响不大,同时,目前法院需要保护国内竞争秩序,中国国内开发者不规范使用开源软件的情况比较普遍,虽然本案中的原告违反了开源协议,但其还是为软件付出了一定创造性劳动,如果不予保护,将使类似公司都面临问题,从而影响国内市场的竞争秩序。

二、开源软件组织有必要进入中国维护开源软件的权利。本案中,如果开源软件组织比如自由软件基金会(Free Software Foundation)能以《民事诉讼法》规定的第三人(即与案件有厉害关系的人)的身份参加诉讼,或者另案起诉本案中的原被告违反开源协议或者侵犯开源软件作者著作权,将对开源软件的保护很有好处。如果自由软件基金会参与诉讼,本案中的原被告双方均侵犯了其权利,其有权要求两者按照GPL协议的要求,开源其修改的代码。对此,法院也会予以支持,这将有助于规范中国软件开发者使用开源软件过程中不遵守开源协议的情况。

本文作者:游云庭,上海大邦律师事务所合伙人,知识产权律师,本文仅代表本站观点。

电邮:yytbest@gmail.com  电话: +8621 5213 4918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