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法院首次在知识产权案件认可计时收费方式计算律师费

最近中国法院在一起知识产权侵权案中支持了100万人民币的律师费,这也是该法院首次在判决书中以计时收费计算律师费,并同时首次确认了三项律师费赔偿审查原则。今天,我们通过介绍该案,来分析法院如何在具体个案中支持原告合理支出的律师费。

 

【案情简介】

原告:北京握奇数据系统有限公司(下称“握奇公司”)

被告:恒宝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恒宝公司”)

一审法院:北京知识产权法院  案号:(2015)京知民初字第441号

原告系从事计算机软、硬件和智能仪器开发、生产的企业,应用于金融领域的智能密码钥匙产品(即USBKey)是该公司的主要产品之一,其对ZL200510105502.1“一种物理认证方法及一种电子装置”发明专利享有专利权。被告主要从事IC卡读写机具、电子信息设备的开发、制造,智能密码钥匙产品也是该公司的主要产品之一。原告发现,被告恒宝公司制造、销售的多款USBKey产品,已构成对原告专利权的侵犯,且给原告造成了巨大经济损失,故提起诉讼,请求法院判令被告停止侵权,并赔偿原告经济损失4900万元及合理支出(律师费)100万元。

法院认为:被告的行为构成对原告专利权的侵犯。在综合考虑被告的实际销售数量、合理利润等情况下,被告应赔偿原告经济损失四千九百万元。

关于合理诉讼支出部分的律师费如何确定问题,法院经审理后认为:原告提供的律师事务所计时收费方式可以作为诉讼合理开支中律师费的计算依据。对于原告主张的律师费数额是否合理,应根据案件代理的必要性、案件难易程度、律师的实际付出等因素进行认定:

一、本案系发明专利侵权案件,专业性要求较高,代理人不仅要了解案件基本情况,更要具备知识产权诉讼业务知识和相应的法律能力,需要律师甚至是知识产权专业律师参与诉讼,故原告委托律师事务所指派相关律师作为其诉讼代理人具备合理性和必要性;

二、本案涉及计算机和通信领域,技术性较强,代理工作难度较大,鉴于本案的复杂程度和原告律师为本案实际付出的情况,本案工作的完成需要律师及其工作团队花费较多的时间和精力;

三、原告已向其委托的律师事务所实际支付了部分律师费,实际损失已经发生,其余部分未支付系因为本案尚未审结,但应属客观的、必然要发生的费用,对于原告而言,应归于实际损失之列。因此,法院认定原告提出的100万元律师费赔偿请求合理,予以全额支持。

律师评论:

 

根据《律师服务收费管理办法》规定,律师事务所依法提供下列法律服务实行政府指导价:(一)代理民事诉讼案件;…。虽然计时收费的方式可适用于知识产权诉讼案件,但法院一般会在参考政府指导价基础上采用按计件方式计算,很多时候可能还要大打折扣,再者由于案件本身判赔标准低,因此,法院以往在判决中支持赔偿律师费一般比较低,一般支持3-5千元的律师费。

在本案中,北京知产法院根据案件代理的必要性、案件难易程度、律师的实际付出等因素进行认定,才在判决书中认可计时收费的方式,再加上原告律师的收费标准为每小时2000元且共计花费了500多个工作小时,因此,法院全额支持了权利人主张的100万律师费,并判决被告一方承担。对诉讼案件中律师费的适用方式和赔偿标准的认定上,这个案件具有指引性意义。

但是,按照各地法院对律师收费的惯性思维和不同的审判标准,结果可能并不会如想象中的那么乐观,每个案件的情况也不同,不是所有法院均认可计时收费的方式,即便部分法院认可,也并不代表所有计时收费的律师费数额会得到法院支持,也需要结合个案进行认定。另外,本案目前也仅为一审判决,双方仍可能该律师费的适用方式和标准进行博弈,后续我们也会继续关注,届时再分享给大家。

本文作者:汪婷,上海大邦律师事务所律师;游云庭,上海大邦律师事务合伙人,知识产权律师。电话:8621-52134900,Email: yytbest@gmail.com,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