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商标标识在先者能对抗注册商标权利人吗?

caidiexuan中国的原来的商标法并未规定在先使用的商标标识者能否对抗注册商标权利人,但随着今年新《商标法》的实施,该问题得到了解决。今天我们就介绍一个使用在先的商标权人对抗注册商标权人获得成功的案例。本案虽然发生于新《商标法》实施以前,但结果却与新《商标法》的立法目的类似。

案情简介:

上诉人(原审原告):梁或、卢宜坚

主要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安徽采蝶轩蛋糕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采蝶轩集团公司”)

一审法院: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案号:(2012)合民三初字第163号

二审法院: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案号:(2013)皖民三终字第72号

1999年10月28日,中山市饮食总公司(法定代表人为卢宜坚)“采蝶轩”经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核准注册“采蝶轩”商标(如左图所示),核定使用商品第30类:咖啡、茶、糖浆、蛋糕面粉等。2001年4月14日,该注册商标转让给中山市石岐区宏基食品厂。2003年9月14日,卢宜坚、梁或从宏基食品厂受让了“采蝶轩”注册商标,并相继在30类、43类(餐馆)取得采蝶轩不同形式和内容的图形及文字、拼音商标共九件。

采蝶轩集团公司(前身为个体经营户)成立于2000年6月8日,主营糕点生产、销售等,并于2003年10月28日在第35类(广告、饭店管理)上申请注册取得“采蝶轩”(隶书字体)文字服务商标(如右图所示),服务项目为:广告、饭店管理等,先后在安徽省获得诸多荣誉,且早在90年代初就开始在“蛋糕店”上使用“采蝶轩”商标。但卢宜坚、梁或认为,采蝶轩集团公司的行为构成商标侵权,于是诉至法院。

法院经审理后认为:

1、梁或、卢宜坚拥有的采蝶轩商标核定服务项目是“餐馆、快餐馆”等,并无“面包店”这一具体服务项目。在实际生活中,“餐馆”与采蝶轩集团公司经营的“面包、蛋糕店”在服务目的、内容、方式、对象、消费习惯等方面均大相径庭。

2、采蝶轩集团公司等使用的“采蝶轩”图形标识与梁或、卢宜坚的注册商标蝴蝶图形相比,两者差别明显,因而不构成近似商标。

3、采蝶轩集团对“采蝶轩”标识具有在先使用的情形,主观上不存在攀附他人商标的意图,亦不存在“搭便车”、“傍名牌”的主观恶意情形,客观上也没有造成消费者对合肥“采蝶轩”与梁或、卢宜坚经营的商品、服务来源的混淆、误认的事实。

最后,安徽省高院终审驳回了原告的诉请,判定被告不侵权。

律师评析:

1、何为“商标先用权”

根据我国《商标法》的规定,商标注册实行自愿原则。因此在现实经济生活中就产生了注册商标和未注册商标,而未注册商标又可能先于注册商标使用。对于这种情况,在后注册的商标权人是否有权禁止在先的商标使用人继续使用商标,即,在先商标使用人是否有法律上的“商标先用权”,我国之前的《商标法》并未进行具体规定。而在实践中,我国各地法院对相类似情况均有着不同的判断。

2、新商标法已经将“商标先用权”明确在立法中,但只有在特定情况下,在先使用人才拥有“商标先用权”

前文所述的“争议”,随着新《商标法》的实施,有了一定的法律标准,即第五十九条第三款明确规定“商标注册人申请商标注册前,他人已经在同一种商品或者类似商品上先于商标注册人使用与注册商标相同或者近似并有一定影响的商标的,注册商标专用权人无权禁止该使用人在原使用范围内继续使用该商标,但可以要求其附加适当区别标识。”

从前述的法律条文,就可以看出,虽然法律承认了“商标先用权”,但这种权利是有条件的,即:1、在先使用的时间点是注册人使用前,而不是申请前;2、在先使用的商标必须具有一定的“影响”。

本案中,采蝶轩集团早于原告使用“采蝶轩”商标,且获得了较多荣誉,符合新《商标法》的规定。故此,虽然本案发生于新《商标法》实施前,但与新《商标法》的立法本意一致,笔者对法院的观点予以赞同。

本文作者:骆彦劼,上海大邦律师事务所律师;游云庭,上海大邦律师事务合伙人,知识产权律师。电话:8621-52134900,Email: yytbest@gmail.com,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更多精彩知识产权法律内容,请访问:www.legalservice.cn(中文)www.chinaiplawyer.com(英文)。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