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样认定股东对知识产权侵权承担连带责任?

公司股东的有限责任体现在其是以出资额为限对公司承担责任,而公司法人独立人格地位体现在公司是以其全部资产对外承担责任。尽管如此,但对于长期以侵犯知识产权为业的公司,股东是否需要承担连带责任?司法实践中,法院一般不会判决股东承担连带责任。但是,今天,我们将介绍一起以股东对知识产权侵权承担连带责任的成功案例,与读者分享。

案情简介:

上诉人(原审原告):樱花卫厨(中国)股份有限公司 (“樱花卫厨公司”)

上诉人(原审被告):苏州樱花科技发展有限公司 (“苏州樱花公司”)

上诉人(原审被告):中山樱花集成厨卫有限公司(“中山集成公司”)

上诉人(原审被告):中山樱花卫厨有限公司(“中山卫厨公司”)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苏州樱花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中山分公司(“苏州樱花中山分公司”)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屠荣灵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余良成

一审法院:江苏省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案号:(2013)苏中知民初字第0322号

二审法院: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  案号:(2015)苏知民终字第00179号判决书

樱花卫厨公司享有在先注册商标及商号权,且具有极高知名度。苏州樱花公司、苏州樱花公司中山分公司、中山集成公司、中山卫厨公司、屠荣灵、余良成故意以与樱花卫厨公司商标、字号完全相同的字号在相同营业范围内取得企业登记并实际生产、销售与樱花卫厨公司相同或类似的产品,主观上具有“傍名牌”的故意。在其产品和广告宣传上使用与樱花卫厨公司相近似的商业标识,造成相关消费者对产品来源和市场主体的混淆,扰乱了市场秩序,构成商标侵权及不正当竞争。故,樱花卫厨公司遂诉至法院。

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认定四公司被告构成不正当竞争、商标侵权。关于屠荣灵、余良成是否应对本案被控侵权行为承担连带责任,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判决认定:

1、从主观故意来看,屠荣灵作为苏州樱花电器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曾经有过侵犯樱花卫厨公司知识产权的历史,理应知晓樱花卫厨公司的“樱花”系列注册商标及“樱花”字号的有关情况;在法院判决苏州樱花

电器有限公司构成侵权的情况下,屠荣灵又相继成立了四公司被告,其主观恶意明显。鉴于樱花卫厨公司针对中山集成公司三个樱花商标提出异议申请,这说明余良成作为中山集成公司法定代表人亦明知樱花卫厨公司的“樱花”系列注册商标及与其自身商标的区别。

2、从经营职权看,苏州樱花公司、中山集成公司、中山卫厨公司股东构成较为简单,苏州樱花公司股东系屠荣灵与黄浩华,中山卫厨公司股东系屠荣灵与郑广军,其中屠荣灵均占股90%,且系苏州樱花公司、中山樱花卫厨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中山集成公司股东系余良成与韦长波,其中余良成占股90%,系中山集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四公司被告受屠荣灵及余良成影响的程度较高。

3、从侵权行为看,四公司被告在登记注册时故意使用与樱花卫厨公司相同的字号,在实际经营中不规范使用其商标,并使用与樱花卫厨公司相似的广告宣传语,经营与樱花卫厨公司相类似的产品。可以说,四公司被告成立至今系以侵权经营为主业,屠荣灵与余良成应对此承担相应责任。

综合上述分析,足以认定屠荣灵与余良成在明知樱花卫厨公司“樱花”系列注册商标及商誉的情况下,通过控制四公司被告实施侵权行为,其个人对全案侵权行为起到了重要作用,故法院判决股东屠荣灵、余良成与四公司被告构成共同侵权,应承担连带责任。

律师评论: 

一、《公司法》对股东与公司承担连带责任的有关规定

现代公司的治理结构是所有权和经营权的分离,如果公司独立运营的,股东是以出资范围为限对公司承担有限责任。

结合我国法律的规定,股东需要承担连带责任的前提是滥用公司法人独立地位和股东有限责任,具体表现为股东与公司在事务和财务上的混同,例如公司和股东共有一个账户、财务记录,如本应汇入公司账户的钱却汇入了股东的个人账户;再比如说,一般情况下,公司有权自行处分公司财产,但股东却随意处分公司的财产;再比如说,母子公司,使用一套班子,二块牌子的方式,使用共同的董事和雇员、共同的利润分配政策等等。也就是,如果股东存在滥用公司法人独立地位而从事知识产权侵权,则可以要求股东和公司承担连带责任。但是,如股东没有滥用法人独立地位,那则无法要求股东和公司承担连带责任。

我们的网站曾介绍在公司清算过程中,股东应承担的承担连带责任:

二、股东是否需要对公司知识产权侵权承担连带责任?

如前所述,若股东没有滥用法人独立地位的行为,那又该如何追究股东对公司知识产权侵权的连带责任呢?除了前述《公司法》的规定,我国《侵权责任法》也有关于共同侵权的规定。在本案中,江苏高院也适用该规定要求股东与公司承担连带责任。若构成共同侵权,则应至少符合以下几个要件:

1、侵权主体上至少为两个或两个以上独立运作的主体。

从侵权主体来看,实施侵权行为的人须为两个或两个以上独立运作的主体,而不是单单表现为股东仅代表公司从事侵权,否则就应依据《公司法》追究其连带责任,那也就无法判定其构成共同侵权了。认定其构成共同侵权,则需要股东和公司之间存在不同的侵权行为。

2、主观上存在主观过错的共同性

从主观角度来看,公司和股东具有主观过错的共同性,也就是说公司和股东都有从事侵权的过错,并不区别共同的故意和共同的过失。本案中,股东曾有侵犯樱花卫厨公司的行为在先,而后又注册其他公司继续实施侵权行为,明显具有主观上的过错。再结合公司的股东结构,该股东既是法定代表人,又是持有较多股份的股东,其对全案侵权行为起到了重要的作用。

3、股东也应存在侵权行为

从侵权行为来看,公司自成立之日起实施以侵权为业的行为,其法定代表人对此也承担责任。但是,如果适用共同侵权要求股东承担连带责任,则需要拆分哪些股东的侵权行为代表公司,哪些侵权行为又是代表股东自己,在实践中很难证明。而且,公司的行为是通过股东等自然人实施,自然人代表公司实施的侵权行为的后果应由公司来承担,而不是由股东个人承担。

 

如按照本案的裁判思路,则会扩大股东对公司承担连带责任的范围,对其他情形下股东和公司也会构成共同侵权。虽然江苏高院使用共同侵权追究股东连带责任,但也需要结合个案具体分析,并不是所有以侵权为业的情形均可采纳这种裁判思路。

 

本文作者:汪婷,上海大邦律师事务所律师;游云庭,上海大邦律师事务合伙人,知识产权律师。电话:8621-52134900,Email: yytbest@gmail.com,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更多精彩知识产权法律内容,请访问:www.legalservice.cn(中文)www.chinaiplawyer.com(英文)。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