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盖璞内衣”是具有“不良影响”的商标吗?

商标局对于申请商标本身所具有的“不良影响”因素的审查越发严格,甚至已经用“滥用”之嫌,近日,最高院针对“盖璞内衣”的判决,就纠正了该现象,分享如下:

案情简介

再审申请人(一审原告、二审上诉人):盖璞(国际商标)公司

被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被上诉人):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

一审法院: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案号:(2014)一中知行初字第799号

二审法院: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   案号:(2014)高行终字第1932号

再审法院:最高人民法院   案号:(2016)最高法行再7号

申请商标系第7550607号“蓋璞内衣”商标,由盖璞公司于2009年7月17日向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简称商标局)提出注册申请,指定使用在第25类紧身内衣(服装)、服装、衬裤、短裤、运动裤、工装裤等商品上。

2011年8月22日,商标局作出第ZC7550607BH1号《商标部分驳回通知书》,初步审定申请商标在紧身内衣(服装)商品上的注册申请,驳回在服装、衬裤、短裤、运动裤、工装裤等商品上的注册申请,理由为申请商标为纯文字商标“蓋璞内衣”,由于其中包含“内衣”字样,易使消费者在接触到申请商标后,误认为该商标所标识的商品为内衣类服装从而误导消费,造成不良影响,已构成商标法第十条第一款第(八)项所规定的情形。盖璞公司不服,提出行政诉讼,一审、二审法院均对商评委决定予以维持。

盖璞公司仍不服,向最高人民法院提起再审。最高院认为:1、从申请商标标志本身的内容来看,本案中的争议商标不存在对我国社会公共利益和公共秩序产生消极、负面影响的可能性,不属于商标法第十条第一款第(八)项所规范和禁止的对象。2、申请商标(第7550607号)与第7547927号“盖璞内衣”(已核准注册)商标在指定使用商品及商标构成要素上高度近似,商标评审委员会并未在本案中向本院举证证明申请商标相较于第7547927号“盖璞内衣”商标具有必须予以特殊考量的个案因素。最终,最高院支持了盖璞公司的再审申请。

律师评析                                                                                                                                                                                             

一、“其他不良影响”的适用范围

我国《商标法》第十条第一款规定了禁止作为商标使用的标志,其中第(八)项规定“有害于社会主义道德风尚或者有其他不良影响的”标志不得作为商标使用。在商标审查实务中,“其他不良影响”条款的适用频率颇高,有成为“口袋条款”的嫌疑。但本案中,最高人民法院对这一现象的评析:“该条款是对申请商标是否有碍社会公序良俗的价值判断。相对于损害特定民事主体利益的禁止商标注册的相对理由条款而言,绝对理由条款的个案衡量空间应当受到严格限制”,相信该观点在今后可以有效遏制商标局在审查中滥用该条款的现象。

二、商标局审查标准前后是否统一能否作为申请人的复审或申诉理由?

本案另一个焦点在于最高院认为商标局、商评委应当就商标审查的前后标准保持统一。本案中,盖璞公司已经有“盖璞内衣”成功注册在先,此次只是补充性质的保护申请,但商标局与商评委作出了截然不同的审查意见。事实上,类似商标申请,商标局前后标准不一的情况十分多见,笔者在实践中也多次以此为由对驳回的商标进行复审,虽然此次以及之前也有不少司法判决认为商标局应当保持“统一”,但遗憾的是,至少在商评委阶段,对于该理由的采纳还是十分少见。虽然我国的商标申请量确实很大,但我们还是期望行政机构可以更加严谨一些,减少商标申请人的申请成本。

本文作者:骆彦劼,上海大邦律师事务所律师;游云庭,上海大邦律师事务合伙人,知识产权律师。电话:8621-52134900,Email: yytbest@gmail.com,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更多精彩知识产权法律内容,请访问:www.legalservice.cn(中文)www.chinaiplawyer.com(英文)。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