著作权形成时间对确定著作权侵权重要吗?

2010年发生的华盖创意(北京)图像技术有限公司(下称“华盖公司”)诉中国外运重庆有限公司(下称“重庆外运”)著作权纠纷案,法院在经过一审、二审和再审后,最终确认了华盖公司对涉案图片的著作权利。而在本案中,对著作权形成时间是否是确定侵权成立必要条件的不同认识,颇为值得关注。

案情简介:

Getty Images Inc. (下称“Getty公司”)是国际知名的图片经营公司,其授权华盖公司在中国大陆范围内使用其品牌图片,期限为2005年8月1日至2010年6月30日。2006年,重庆外运与重庆嘉恒广告有限公司(下称“重庆嘉恒”)签订协议,委托重庆嘉恒策划、设计及制作企业画册。重庆嘉恒在画册制作过程中使用了相关“仓库”图片,而华盖公司认为该图片属于Getty公司授权的“Photodisc”系列图片。

为此,华盖公司向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下称“重庆中院”)提起诉讼,要求确认重庆外运的侵权行为,赔礼道歉并赔偿损失。重庆中院审理后认为本案的焦点是Getty公司是否对涉案图片享有著作权。但目前华盖公司所提供的对Getty公司网站www.Getty Images.com进行公证的证据,仅能证明2009年3月23日Getty网站上有涉案照片,而图片图片本身没有显示上传时间。为此,在没有其他证据可以佐证的情况下,该份证据仅能够证明Getty公司自2009年3月23日起对涉案图片享有著作权。而被告所使用的宣传册在2006年就完成了设计,早于签署日期。为此,重庆中院驳回了华盖公司的诉讼请求。

华盖公司遂上诉至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下称“重庆高院”),同时还补交了如下证据:

1、著作权登记证书,用以证明华盖公司在2005年8月1日至2010年6月30日期间拥有但不限于展示、销售和许可他人使用涉案图片的权利;

2、CN域名注册证书,用以证明华盖公司自2005年8月4日开始合法注册、登记并拥有www.GettyImages.cn网站域名;

3、两份分别由北京和大连公证处出具的公证书,用以证明涉案图片上传至华盖公司自营网站的时间为2005年8月25日;

4、相关协议和材料,用以证明华盖公司在得到授权后,对图片在中国大陆地区进行了经营和推广。

重庆高院在审理华盖公司上诉后认为,经比对一审公证书(对Getty网站的公证)和二审公证书(对华盖公司自有网站的公证)所包含的相同涉案图片,二审证据中的涉案图片左上角有“GettyImage”的水印,并且鉴于该图片的公证环境是admin.GettyImage.cn,即华盖公司自有网站的编辑平台,可以得出华盖公司对于自身网站上所有图片及其信息均可以进行编辑,因此对于华盖公司所宣称的涉案图片在其自有网站上早在2005年即上传的说法无法确证。为此,二审法院驳回了华盖公司的上诉,维持了一审法院的认定。

华盖公司不服二审法院的判决,向最高人民法院(下称“最高院”)提出再审申请,最高院接到再审申请后,决定对本案进行提审。在对前二审中双方所提交的证据,及所查明的事实进行审核后,最高院最终认定了华盖公司对涉案图片的著作权,其具体理由为:

1、关于著作权的归属,按照《著作权法》的规定,如无相反证明,应认定在作品上的署名者为作者。本案涉案图片均有Getty公司水印及权利保留声明,因此根据《著作权法》的规定,Getty公司是该图片的著作权人,华盖公司经授权后也对涉案图片享有权利。

2、而就著作权形成时间,最高院认为重庆外运既未提交证据证明涉案图片的著作权不属于Getty公司,亦未能证明其对涉案作品的使用有合法依据。据此,可以推定涉案图片在重庆外运2006年使用之前已经公开发表,至于涉案图片发表的具体时间已不重要。

3、最后就重庆外运是否侵权的问题,最高院认为虽然重庆外运抗辩称其不是涉案宣传册的设计、制作单位,但重庆外运却将涉案宣传册用在了自身经营中,侵犯了涉案图片的复制权和发行权,理应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3. On whether Sinotrans infringed, the Supreme Court

律师评析:

本案判决最大的亮点就是法院在没有证据证明涉案图片形成时间的情况下,根据现有证据认定图片著作权的归属和侵权的成立,而且一审、二审和再审法院关于这个问题认定的反复,也代表了对这一问题典型的不同观点,颇为值得我们研究,我们对此分析如下:

1)关于图片作品的著作权归属,三家法院均认定其归属于Getty公司,而其主要依据即是《著作权法》关于署名者在没有相反证据的情况下,即是作品权利人的规定。不过本案中Getty公司对其在先图片的署名方法也颇为值得借鉴,即对刊载在网站上的图片加上权利人名称的水印,并随附权利保留的声明。

2)关于著作权形成时间对侵权认定影响的问题,归纳最高院的观点可以得出,在侵权持续的情况下,权利人并不必要对作品的形成时间,即著作权产生时间进行证明。只要使用人无法证明其有权使用图片或推翻权利人对图片享有的著作权,一般就可以推定,使用人擅自使用了图片,构成对权利人著作权的侵犯。换句话说,关于著作权利形成时间的举证,仅在侵权方主张作品的使用在著作权形成之前即已经终止的情况下才是必要的。

3)目前华盖公司在华维权的主要问题,除了前面提及的作品是不是超出著作权保护期外,还有赔偿资格的问题。虽然根据中国法律规定,作品的所有权利人,包括获得作品权利人授权的人都有权要求未经许可的作品使用者停止侵权,但只有作品的著作权人以及取得了作品的独占许可权的权利人才有权主张侵权赔偿。而华盖公司很多作品,其只是取得了普通授权,也就是非独占的使用或者再分发的授权,因此,其提起诉讼时,侵权方往往会以华盖公司不是作品的著作权所有者或者独占权利人,要求法院驳回其获得赔偿的诉讼请求。但通过我们接触的案例和与知识产权律师、法官的沟通中,我们发现目前中国法院对华盖采取了“超国民待遇”的保护措施,即便被告方举证证明其不是作品著作权人,也没有获得独占使用许可,一般也会判决华盖胜诉并取得赔偿。

本文作者:陈斌寅,上海大邦律师事务所知识产权律师;游云庭,上海大邦律师事务所合伙人,知识产权律师,本文仅代表本站观点。

电邮:yytbest@gmail.com  电话: +8621 5213 4918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