限定销售最低价是否一律违反《反垄断法》?

J&J在前几天的《茅台五粮液纵向价格垄断被处罚的法律意义》一文中,我们提到了国内纵向价格垄断(所谓纵向垄断协议,是指涉嫌垄断主体针对其下线签订的限制价格等具有垄断性质内容的协议)的第一起案件,该案中法院的《反垄断法》第14条的适用问题与中国发改委的并不相同,我们找到了该案的一审判决书,当然,虽然该案正在进行二审审理,根据《民事诉讼法》,该判决书并未生效,但其中的判决观点仍值得阅读,特与读者分享。

判决摘要:

原告北京锐邦涌和科贸有限公司是被告强生(上海)医疗器材有限公司和强生(中国)医疗器材有限公司在北京地区从事缝合器及缝线产品销售业务的经销商,双方之间有着长达15年的合作,经销合同每年一签。2008年1月2日,两被告与原告签订经销合同,规定“原告不得低于被告规定的产品价格进行销售。”

2008年7月1日,被告致函原告,以原告私自降低销售价格为由,扣除原告保证金人民币2万元,并取消原告的低价销售,并最终停止供货,取消原告的经销。

原告认为,被告以直接限制竞争为目的,在与原告签订的经销合同中以合同条款限定原告向第三人最低转售价格,构成了我国《反垄断法》第十四条第(二)款所禁止的限定最低转售价格行为,被告实施垄断行为对原告造成了损害,依法应当承担民事赔偿责任,从而诉至法院,要求赔偿损失。

被告答辩称:被告未违反生效的反垄断法,未实施垄断行为。本案所涉及的价格条款的订立时间是在反垄断法实施之前,根据法律不溯及既往的原则,反垄断法对双方没有约束力。即便根据反垄断法的规定,本案协议也不属于垄断协议。该协议项下的产品在我国属于充分竞争的产品,被告不具有任何市场支配地位,不可能因为价格条款的订立产生对市场竞争的排除、限制效果。

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后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垄断法》第十四条之规定,禁止经营者与交易相对人达成下列垄断协议:(一)固定向第三人转售商品的价格;(二)限定向第三人转售商品的最低价格;(三)国务院反垄断执法机构认定的其他垄断协议。而根据该法第十三条第二款之规定,垄断协议是指排除、限制竞争的协议、决定或者其他协同行为。因此,对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垄断法》第十四条所规定的垄断协议的认定,不能仅以经营者与交易相对人是否达成了固定或者限定转售价格协议为准,而需要结合该法第十三条第二款所规定的内容,即需要进一步考察此等协议是否具有排除、限制竞争效果。

本案中,原、被告之间所签订经销合同的确包含有限制原告向第三人转售最低价格的条款。如前所述,对于此类条款是否属于垄断协议,还需要进一步考量其是否具有排除、限制竞争的效果。具体而言,需要进一步考察经销合同项下的产品在相关市场所占份额、相关市场的上下游竞争水平、该条款对产品供给数量和价格的影响程度等因素,才能够得出正确的结论。但本案中,原告提交的证据不足以证明上述事项。因此,本案要确定存在垄断行为依据尚不充分。其次,原告也未能充分说明其是否因为价格限制条款而遭受了反垄断法意义上的损害。因为垄断行为所遭受的损害,主要应该为排除、限制竞争所带来的损害。但原告在本案中所主张的损害,均是双方在购销合同纠纷中得以主张的损害,与价格限制条款本身并无直接关联。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之规定,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有责任提供证据加以证明,没有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当事人的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据此,法院驳回了原告的全部诉讼请求。

该案目前已经进入二审阶段,我们将持续关注该案的二审。

律师点评

上海一中院的判决为司法机构如何适用《反垄断法》第14条,提供了一些有用的指导和意见,但也存在着一些争议主要争议就是限定转售价格条款本身是否违法?

《反垄断法》第14条规定禁止经营者与交易相对人达成下列垄断协议:(一)固定向第三人转售商品的价格;(二)限定向第三人转售商品的最低价格;(三)国务院反垄断执法机构认定的其他垄断协议”从法律条文来看,似乎只要限定了价格,就构成了“垄断行为”,违反了《反垄断法》。但有观点认为,在实际社会中,经营者限定向第三人转售的价格的目的在很多情况下并非是为了“垄断”,有的是为了维护自己品牌的“高端”价值,有的是为了在不同区域内形成不同的价格布局。如果一揽子归入“垄断行为”,似乎有破换商业自由之嫌。

虽然前述的上海一中院此次的判决支持了上述观点:限定转售价格是否构成垄断行为关键是取决于其是否具有排除或限制竞争的效果,但是我们认为,这违反了《反垄断法》的规定。我们在《茅台五粮液价格垄断被罚会不会影响商业秩序?》一文中曾介绍过我们的观点:

“一旦产品生产商和销售商的价格垄断协议得到实施,其最终可能演变为同一产品的不同经销商采用相同价格向消费者销售产品的类似价格卡特尔的情况;或者使作为竞争对手的产品生产者间串谋采用共同的定价方式分割市场;如果是同一代理商代理了多个不同厂商产品的销售,价格垄断协议可能会转化为厂商之间的限制竞争行为。简而言之,如果生产商或经销商联合起来,消费者无疑将不公平的为产品付出更多的钱,同时这对以后进入市场的竞争者也非常不公平。“

因此,如果中国发改委对茅台五粮液两家公司限制经销商销售价格的行为作出处罚决定,将对强生医疗器械公司的纵向垄断案的二审有一定的影响,虽然法院并不隶属于发改委。

本文作者:游云庭,上海大邦律师事务所合伙人,知识产权律师,本文仅代表本站观点。

电邮:yytbest@gmail.com  电话: +8621 5213 4918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