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盖璞内衣”是具有“不良影响”的商标吗?

商标局对于申请商标本身所具有的“不良影响”因素的审查越发严格,甚至已经用“滥用”之嫌,近日,最高院针对“盖璞内衣”的判决,就纠正了该现象,分享如下: Read more

Read more

“陷阱取证”的公证书有效吗?

在民事诉讼中,公证取证是十分常见的取证形式。而在侵权物品销售的取证过程中,权利人或权利人委托的律师时常通过与公证员一起假扮客户购买侵权商品来固定证据。那么这种“陷阱取证”式的取证在诉讼中是否有效?对此问题,中国国内有一个复杂的认识过程,本文就该问题并结合相关案例与读者分享如下: Read more

Read more

浅析电商在知识产权纠纷中的侵权责任承担(二)

《关于审理电子商务侵害知识产权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解答》解读 Read more

Read more

浅析电商在知识产权纠纷中的侵权责任承担(一)

《关于审理电子商务侵害知识产权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解答》解读 Read more

Read more

如何在著作权纠纷中确定被告实施了侵权行为

原告华盖创意(北京)图像技术有限公司(简称华盖公司)向法院提供了一份署名为被告上海硕特无纺布有限公司(简称硕特公司)、被告上海益康无纺布有限公司(简称益康公司)的产品宣传册,称该宣传册由原告上海分公司工作人员于2009年5月19日至20日在上海光大会展中心举办的第六届中国国际轮胎资源循环利用展上获得。被告硕特公司、益康公司辩称,被告没有印制或使用涉案的产品宣传册。但原告举出了大量证据表明图册仅有可能为被告印制,但被告对此拒绝作出任何说明,法院有理由推定两被告印制、使用了涉案宣传册。 Read more

Read more

最高院放宽知识产权案件境外证据的程序要求

所谓境外证据,即在中国领域外形成的证据。在知识产权案件中,由于诸多权利人为海外公司,境外证据出现的几率很高。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十一条规定,“当事人向人民法院提供的证据系在中华人民共和国领域外形成的,该证据应当经所在国公证机关予以证明,并经中华人民共和国驻该国使领馆予以认证,或者履行中华人民共和国与该所在国订立的有关条约中规定的证明手续。当事人向人民法院提供的证据是在香港、澳门、台湾地区形成的,应当履行相关的证明手续。”由此可见,境外证据应当进行公证认证。那么在司法实践中,未经公证认证的证据效力如何?本文就该问题与读者分享如下: Read more

Read more

外商在中国知识产权维权诉讼的材料准备要点

随着经济的发展,中国对于知识产权的保护越来越重视。而无论是专利、商标还是版权,诸多价值颇高的知识产权权利人均为外商。面对仍然严重的侵权行为,民事诉讼仍然是权利人最为常见及依赖的维权手段。那么对于外商来说,进行知识产权维权诉讼,需要在材料的准备上注意哪些要点呢?现本文就此问题与读者分享如下: Read more

Read more